人人参与,百家争鸣,审核发布,互动争先

Recabite 利甲族

尼布甲尼撒入侵耶路撒冷的先兆,已经由亚述,摩押,和亚扪人的相继侵扰而显露出来。这种情形就像现代战争中,总是先派一队轻骑兵去袭击敌军,并为后面的辎重部队打头阵。这些外邦的军队横越山谷,屠杀平民,摧毁良田,使全地陷于一片恐怖中。邻近地区的居民为了保全性命,纷纷抛弃家园,逃向大都市以寻求庇护,以为只要在锡安的城墙范围内就可平安无虞。一天天涌入的难民,拥挤在这个本来已人口过剩的城市中寻求食物和居所,那种骚乱的景象可想而知。
  在这一群人中,有一族由于行迳奇特而格外引人注目。他们人数相当多,其族长系雅撒尼亚,这名字的意思是「耶和华垂听」,与他同来的还有他的兄弟,儿子,及各家族的首领。他们拒绝住在城中的房子或建筑物里,只是将帐棚搭在城墙内侧的空地上,在那要等着时局的演变。
  他们的背景是可敬的,能远远追溯到希伯来最早期的历史。当以色列人渡过西乃沙漠时,有一族基尼人好心款待他们,如此奠定了两个民族之间友好的基础。基尼人似乎也采取了以色列人的信仰,并且伴随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。基尼人保留着游牧民族的朴实本性,在接下去的几个世纪中,一直与以色列人维持友善的关系。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个喜好住帐棚的利甲族,就是从基尼人繁衍出来的(参士四17- 24;撒上十五6;代上二55)
  大约到了以利亚的时代,基尼族的族长是利甲的儿子约拿达,他可能深受以利亚的影响,对当时代的腐败和罪行深恶痛绝;特别是在亚哈和耶洗别统治下的北国,其败坏尤令他惊愕。为了挽救他的族人免于同流合污,这位高贵的族长订下严格的戒令,禁止他们喝酒,盖屋,撒种,栽种葡萄园,只许他们住在帐棚里。两百五十年过去了,他们如今来到耶路撒冷,仍谨守着先人的吩咐,在淫荡、拜偶像的耶路撒冷人中卓然而立,代表了希伯来历史中最高贵、纯洁的一面。
  —、耶利米对利甲人的试验。他们抵达的消息一传入耶利米耳中,神就感动他,去用利甲人作为活生生的例子,来教育以色列人。这位满怀热爱的先知已试尽一切方法,要唤醒他的同胞,明白他们在神眼中真正的地位。他将利甲人的首领带到圣殿,进入哈难众子的屋里,那屋子是在首领屋子的旁边,在守门的屋子以上。
  可能有一群犹太人尾随而入,他们因看见先知与这些陌生人来往而感好奇,就跟着进去一探究竟。他们目睹先知拿出酒,和盛酒的碗、杯,请利甲人喝酒。他们也听见这群谨守旧章的人一口回绝说,「我们不喝酒。」以及接下去他们的解释,提及数百年之前他们祖先定下的严格禁令。
  这里道德的成分相当明显。利甲人忠于他们祖先的心愿,虽然他们对祖先的认识已仅限于知晓其名字了,但他们仍坚持排拒一些世人看来可以自由沉溺其中的乐趣。相形之下耶路撒冷的百姓又是何等强烈的对比。他们不断轻忽永生神的话,因为他谴责他们的罪。约拿达的禁令大部分是主观的,外在的;而耶和华的吩咐则是经由长知证实,与人类最深刻的宗教和道德的基础并行不悖的。约拿达的呼吁随着年代的湮远而微弱,而耶和华却是在每一个清晨向人说话,透过他所兴起的每一位先知发声。
  结果只可能有一个。犹大罔顾神的警告,一再犯罪,自甘堕落,就必自食其果。他无法逃避日益迫近的审判。如果有人对规劝、呼吁、警告的话掉以轻心,等闲视之,至少他应该承认一件事,就是神报复的恐吓没有一句会落空。
  另一方面,利甲人那种忠于原则,生活朴实、节俭、自制,谨守先祖遗训的态度,不但能确保他们这一族的延续不断,并且受到全能神的赞许和确认。「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,利甲的儿子约拿达必永不缺人侍立在我面前。」
  这句话意义深远。显然它是指这民族将存到永远。请留意沃福博土(Dr.Wolff)的发现;他是一位游行宣教士,有一次在阿拉伯遇见一个自称是利甲族的人,拿一本阿拉伯圣经读给他听,其中有一段是引自耶利米书的这句话;他后来又遇见另一群自称是利甲族的人,他们也引用了同样的经文。但是这句经文还有更深刻的含义。这句话在圣经记载祭司的事奉时,常常被提及。我们岂不是也能推论,无论在何处,只要我们像那些利甲人一样忠于原则,远离世界,就必然能过虔敬的生活,认识神,祷告有能力吗?这正是祭司最基本的特质,也能使我们产生同样有启示性的、可敬的思想。
  二、虔诚生活的要素。「侍立在神面前」是虔敬生命的指标,它包括认识神,遵行他的命令,并有能力为他人代求。这句话是以利亚所深爱的,足以表达他一生事奉的灵;天使加百列也选用这句话,向拿撒勒的童女马利亚保证他的权威性和真实性。当然,每一位读者都希望未来的每一天都能领受到同样的灵。哦!站在神面前,每日瞻仰他的荣光,是何等的美事!但是,这不单单是一个虚渺的幻想,或不切实际的梦想,利甲人的话语提醒我们三件事。
  (1)必须坚守伟大的原则。可能有人用很堂皇的理由,企图说服利甲人接纳先知试验性质的建议。酒已经摆在他们面前,喝酒并不得罪神啊!他们四周的人也无异议,何况又是先知自己邀请他们的。然而他们立场坚定,谨守住约拿达订下的原则,毫不犹豫地重申它,而不顾别人的讥讽。
  与此相对的,一般人多是询问,大部分人怎么作?与他们同样阶层和地位的人怎么作?别人期许他们怎么作?我们很容易随波逐流。我们容许自己的生活被我们的同伴,偏好,幻想所牵制;即使偶尔我们良心不安,看到自己的生活与简朴的原则、圣经的教导和先圣先贤的榜样背道而驰,我们也会自我安慰说,只要目标是对的,又何必在乎细节!这种说法完全错误。我们若认为自己生命 目标和表现出来的细节是两回事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我们在生活的细节上是甚么样的光景,我们真正的本质就是那样。最传神的相片都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拍摄的。因此一个诚实的人,应该总是根据伟大的原则,将他生活的细节与生命的目标导向同一个方向。读者啊,不要单单顺着习俗,品味,或公众的意见来决定你的行止;要将你整个生活当作国度律法的试金石,让这些基本的原则在道德的领域里制约你,正如地心引力在物理的范畴里控制着自然的运作和尘土的分子一样。
  或许你们要问,有甚么伟大的原则有如此大的力量,足以成就这大工?我们不妨细思罗威廉(William Law)在他的书「严肃的呼召」中所说的一段话:「基督教首要的、最基本的原则,就是在我们一切的行动中存着一个心愿:讨神的喜悦。由于大部分基督徒欠缺这种心愿,以致无法过真正敬虔的生活。」确实,当我们思想早代的门徒,或众圣徒,殉道者的品格时,就不得不承认,他们在患难中谨慎寻求神的旨意,岂不正如利甲人谨守他们祖先约拿答的律令吗?神的心意成就在他们身上,一如约拿答的心意实现在他的后人身上。这正是他们拥有高贵、强有力生命之秘诀。
  如果我们一生只有一个目标:在神眼中蒙悦纳,那么我们整个生活都会为之改观。它不会使我们的友谊减弱,或服事减少。它不会除去眼中的火花,或理解的胆量,或心中的热忱。但它会审案许多无聊的言谈,阻止许多愚昧的笑话,停止许多自私、虚荣的花费,将我们带回到一切真实的,可敬的,公义的,清洁的,可爱的,有美名的事物上。
  (2)禁绝这世代的灵。利甲人滴酒不沾在每一方面来看都是绝对有益的。酒常常和奢华,腐败,纵欲狂欢有密切的关系(参赛二十八1-8)他们的禁例,不单单是与正腐蚀着那个世代的邪恶相抗衡,并且也是保护他们免于同流合污。
  同样的原则亦适用于今日。尽管有医学报告指出,酒可以用在某些疾病或体弱的治疗上,但无可置疑的,我们不能将酒列入曰常的饮食中。它与许多不洁的情欲,声色犬马的场合,犯罪的温床都有不可划分的关系。许多醉心犯罪的人承认,若非酒的刺激,他们就不会作奸犯科。此外醉酒也常常导致交通违规,贫穷,苦难,自杀,死亡。一位着名的政治家宣称,醉酒产生的悲惨后果,甚至远超过饥荒,时疫,和战争合并起来的灾难。因此我们也应当像利甲人一样,对于别人的劝酒如此回答:「我们不喝酒!」
  但酒也可以代表这世代的灵,它的不安,它对新奇事物,娱乐,及迷惑人的事之渴求,对肉体的享乐,刺激的小说,流行的时尚,华丽的服饰之热衷。禁绝喝酒远比拒绝这世代的灵容易,因为后者充斥空中,仿佛魔瓶里放出的烟雾。我们最好一提使徒保罗的智慧言语,「不要醉酒,酒能使人放荡,乃要被圣灵充满」(弗五18)。你不能用消极的态度抵挡撒但。你必须先被圣灵充满,被神得着。只有被圣灵充满的人才有能力抵挡这世界醉人的杯。
  (3)我们必须轻看四周的事物。利甲人住在帐棚里。他们赶着羊群,逐水草而居,怡然自得这种简朴的游牧生活。许多在他们之前的圣徒也和他们一样,过着客旅的生活(参来十一9,13)。从那时起,帐棚就成了一种记号,象徵着对另一个世界的向往,和对这一个世界的轻看。
  我们很难界定那些是属世界的事物。对某一个人而言是属世界的事,对另一个人可能只是生活环境中极平常的部分。我们可以由自己所紧抓不放的事来判断那些是属世界的,这些包括我们认为难以放手的事(即使是放手交给基督);我们总是极力维护的事;我们引以为傲的事。它可能是名声,地位,虚荣,金钱。不论那是甚么,如果它拦阻我们进入最高的境地,减缓我们走向天国的速度,这些都要放在神的祭坛上,让他随自己的意思处理,好叫我们毫无拦阻地被他成全。
发布时间:2016-02-16 | 访问量:1007次 | 标签:yyw
34.200.222.93
网友评论
人人参与,百家争鸣,审核发布,互动争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