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参与,百家争鸣,审核发布,互动争先

潘洵《汉水河畔》(学英语的故事)<15>

15 爱无商量

我父亲拿着书稿去武汉市教科院请教一位资深的英语教研员。他带着老花镜,仔细看了看目录,然后把整个书稿随便翻了翻,轻蔑地说道:“这是什么狗屁东西!什么词位!什么词序!什么45169句法!”然后把稿件往桌子上一撂。

这时,英语教研室的刘兆义老师起身问道:“潘洵?这个名字好熟悉啊!喔,想起来了,他1976年参加全市英语竞赛,得了第一名。口语考试的时候,我是主考。我对他映像很深。”

这位刘兆义老师后来当上教研室主任。他把书稿带回家看了几天,提出了许多修改建议。最终,他又把我们推荐给湖北教育出版社社长。1992年,我写成第三部作品《初级涉外英语》,也由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。武汉电视台科教部提出与我合拍节目。于是,我请刘兆义担任该电视教学片《Smith in China》主持人。


我为刘兆义摄像

出版社审稿后,通知我:决定出版,但因经费问题,要等到下一年度才能付梓。罗水生知道情况后,断然道:“活人还被尿憋死了吗?印刷费我出。”

罗小丽也在一旁推波助澜,极力劝我接受他父亲出资。

我父亲喃喃道:“这改革开放还真是把人的思想搞活了!若出版社同意自费出书,真是大姑娘上轿--头一回!”他想了想,对罗水生说:“不过,老罗啊,咱们把话说清楚,等资金回笼了,你的钱我们一定奉还。”

罗水生喜不自胜,说:“哎呀,这哪跟哪啊!我们都是一家人。”

没有想到,出版社接受我们的提议,一周内批下书号,通知新华印刷厂加班排版,压制纸型,准备开工。

然而,印刷厂要求30000册起步。罗水生亲自出面,追加投资,直接改成100000册起印。他豪迈地说:“我未来的女婿全国闻名。这区区10万本书塞牙缝都不够。”


处女作初版

果然不出罗水生所料,除了出版社渠道全国发行以外,仅我的粉丝就通过邮寄销去了近半数。出版社通知我马上修订,再出第二版。由于有了市场,出版社也信心大增,提出终止‘合作出版协议’,完全由他们自己来运作。稿费折合成书,送了我6000本书。

粉丝的资源用完了。这几千本书如何处理?

我同学李志刚的母亲是硚口新华书店的经理。她不仅帮我销了500册,还请江汉路新华书店销了500冊。无奈之下,我父亲请来了朋友尹彬。他是中学英语老师,口语很棒。不过,他后来当了牧师。

他们一合计,决定找各个学校,利用班会的时间,由我来演讲。这巡回演讲的目的就是卖书。

校方无一例外,欣然接受我的到来。每到一处,都有横幅:热烈欢迎18岁登上大学讲台的潘洵前来传金送宝。

但是,他们几乎不约而同地规定:不可强行摊派。愿意买的就买。

前几场没有卖出多少书。学生们零零星星地买走了几本。

还是罗水生有生意头脑。他指示罗小丽,在拖书的三轮车上,竖起了牌子。上面赫然写道:潘洵签名售书。

不几日,学生听完我的演讲后,蜂拥而至校门口,买书索取签名。几千本书一售而空。


作者演讲

折腾了一阵子,书也出了。罗水生不仅收回了投资,还赚了一笔。

与往常一样,我父亲下班后,晚上到硚口工人文化宫说评书。他的师弟何祚欢正式进入官方说唱团,与我父亲走了不同的路。在罗水生的鼓动下,我父亲后来放弃评书,索性在文化宫开办起‘小学生作文培训班’。反正都是兼职。


纯真年代

那个时候,谁家里有一万元,被称之为‘万元户’。

我们有了点钱,决定去武昌的东湖一游。艾如冰的大学就在湖畔。我们吃了喝了,就分散游玩。

艾如冰和罗小丽一起散步。

艾如冰单刀直入:“Do you love Pip?”

“Yes, I do.”情犊初开的罗小丽毫不迟疑地回答。

艾如冰紧锣密鼓:“Does he love you, too? ”

“I suppose so.”罗小丽面对这位强势的姐姐,语气变得中庸。

艾如冰忽然又改成汉语:“你是如何爱他的?”

“我们这么多年生活在一起。完全是我照顾他。他喜欢吃什么,喝什么,几点钟睡觉,几点钟起床,我都一清二楚。我为他洗衣服,打洗脚水。他每天早晨洗口的牙膏,我都帮他挤在牙刷上。I think he can't leave me.”

“他牵过你的手吗?”

“嗯。”罗小丽抿嘴点头。

“他抱过你,吻过你吗?”

“Not yet, 不过,我生是潘家的人,死是潘家的鬼。我这辈子非潘洵不嫁。我爸上门把亲事定了,还为他投资出书,以后还要为他办教育...”

艾如冰立马打断:“那是你们罗家的教育,不是他的。”

艾如冰说到这里,扭头而去。

望着艾如冰不辞而别的背影,我走到罗小丽近前。

她问我:“Do you love Estra?”

“I love both of you.(你们两个我都爱。)”我说出一句大实话。

“你不可能娶两个老婆吧!”

“I don’t mean that. I make her my elder sister, and you, my younger sister.”

“我不是你的妹妹。你有Linda呀!”


有一天,我去看爷爷。他盯着我说:“你今天有些反常啊!又是喝酒,又是抽烟的!”

我只顾抽烟,一喝。

“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!”他一喝,说:“古时候,有个穷秀才进京赶考。他在途中行走,抬眼望去,前面有骑马的,可回头一看,后面是挑担子的樵夫。”

“什么意思啊?”

“高不成,低不就呗。”见我不吭声,他挑明了:“你前面是Estra大姐, 后头是Lily小姐,你就进退维谷咯!”

“那,我怎么办?”

“凉拌。”


作者在机场

艾如冰四年本科毕业,去加拿大温哥华大学读研,正好与母亲团圆。

我们都去机场送行。当她头也不回地踏入安检门的时候,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。罗小丽站在我身边,扯了一下我的衣角,轻声说:“舍不得啦?干嘛不跟她一起走?”

女性之间的关系,纵然是闺蜜,也如同一张薄纸,十分脆弱,一捅即破。

那时,我第一次发现Lily开始在我面前耍性子。这恐怕与她父亲当下的实力相关吧。她有靠山了,腰杆子硬了。


发布时间:2019-04-19 | 访问量:832次 | 标签:
192.168.0.161
网友评论
人人参与,百家争鸣,审核发布,互动争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