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参与,百家争鸣,审核发布,互动争先

潘洵《汉水河畔》(学英语的故事)<20>

20 人生如戏

1988年,武大的英语、国际法双科即将结束。我考虑到读博,便去华中理工大学,会见了两院院士杨叔子校长。

他说:“我要求博士生必须会背《老子》和《论语》前七章,他们不选,又不背的话,我就不接受他们的论文答辩。”

我问杨院士为何要立这么一个“规矩”。他给出的解释是:基督教世界,所有人都读《圣经》;伊斯兰世界的人都读《古兰经》。作为中国人,应该读《论语》和《老子》。他说:“作为高级人才的博士生,应该了解这两本书,了解以后,对人性、理想大有好处。”

他认为“科学和人文”要有机结合,培养素质全面的人才。


我和杨叔子

可是,计划没有变化快。武汉市劳动局直接提走了我的档案,没有经过我的同意。

我问兰主任:“为什么会这样啊?”

兰主任解释道:“1980年,武汉市有了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。现在越来越多,需要管理,特别是劳务出口部门急需人才。既懂国际法英语又好的,全武大找不出第二个比你合适的人。所以,院里决定:同意提档。”

我反问:“不是原定两个方案:要么分配到外交部,要么继续读博吗?”

兰远庆正颜厉色道:“到哪儿都是共产党的天下。你还是预备党员,应该服从分配。”

武汉水运工程学院后来更名为:武汉交通科技大学。人事处长约谈,告诉我:“你武大双科毕业,学成归来,马上就是讲师职称。不久,就可以凭你的著作评副教授。你如果不回来,而是重新分配,这些待遇都没有了。况且,这几年读书不能累计工龄。”

我父亲很不高兴。我也闹情绪。

由于我的到来,市劳动局专门设立了‘外资处’。

当年,市外资办召集经计委、工商、税务、海关、劳动、银行、会计事务所等部门联合审批。外资办发批文,到工商部门核领营业执照。

我的任务是:制表格,建文档,收集外资企业数据,审批招工简章,鉴定劳动合同,保障员工的医保、社保,监管劳动安全。另外,还要负责劳务输出的外语培训、外派合同、出国手续等等。

不久,局里分了我一套两室一厅住房和一本煤气证,算是缓解了我家人的情绪。

但是,烦恼接踪而至。我的预备党员要延期半年转正。

我问:“我没有犯错误,为什么要延期半年转正?”

局领导说:“你在校期间发生了学潮。”

“我没有参加学潮。”

“但你要写认识。”

我只好执行命令,边工作,边写思想汇报。由于工作出色,半年后转正为中共正式党员,还被提拔为副科。

有一天,门房打内线电话上来,说:“潘科,有一位女士找你。”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女士居然是艾如冰。

艾如冰穿一身麻绿色的风衣,露出洁白的衬衣领子,把她的衣架子身材衬托得玲珑浮凸;头发高高挽起,映衬着清秀的面庞;短腰靴托起匀称的身姿。她一手提着包,另一只手从腰间口袋中抽出,朝我伸过来,说:“终于又见面了!”她递给了我一张名片。

我凝视着她那成熟的眼神,看了一眼名片,说:“I dream of seeing you again!”

这时,在离我们不远处,一位外国年轻小伙子从‘林肯’轿车上下来,拿着‘滴、滴’叫的大哥大,递给艾如冰说:“Sophie, there is a call for you.”

艾如冰接过手机,答道:“Yeah, yeah, we've been in Wuhan for several days, busy knowing about all the formalities of establishing the branch and we have rented offices......”

她接完电话,指着老外对我说:“This is Gerry.”然后,把我介绍给他。我们互相握手。

我对艾如冰说:“看来,中加华康计算机开发有限公司打算在武汉建立分公司。”

艾如冰把手机递给Gerry,对我说:“我现在是美国康柏(Compaq Ltd)北京办事处主任。华康是中国与加拿大的合资公司。中方是清华大学方舟公司。办分公司的程序相对简单一些。我听我父亲说你在劳动局外资处,所以就赶来跟你见一面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马上就要走?”

“是的。现在就去机场。”她看了我一脸的失望神色,安慰道:“没时间跟你解释。你有我的名片。我们随时可以聊。我会经常来武汉的。”

看着她的车消失在远处,我满腹狐疑:她为何不早来见我?为何匆匆话别?这Gerry又是谁?

几天下来,我茶饭无心,寝食难安。

黎颂终于过了英语专科,来找我谈进军本科的问题。我呆呆地望着窗外出神。她问:“你有心思?”

我没有回答。

汉港合资武汉加勒比餐饮娱乐有限公司隆重开业了。地点就在武汉展览馆旁的新育村,与中山公园隔解放大道相望。


大型合资企业

罗水生出任董事长。陈凯是副董事长兼总经理。罗小丽作为副总经理,分管财务。

这一天,我作为管理部门的官员应邀出席仪式。黎颂和罗小丽是师姐师妹。她也作为嘉宾出席典礼。席间,陈凯专门向我敬酒,说:“潘科长,今天是个好日子!我们干了这杯白酒。”

我看了看这位春风得意的公子哥,心里为艾如冰纠结,不由分说,一杯白酒一饮而尽。

陈凯也一饮而尽,并意犹未尽地说:“来,好事成双。咱们再来一杯!”

罗小丽不知道哪里应酬去了。黎颂远远地给我使眼色,用手指着自己的心脏,暗示我不能再喝。我的情绪处于低谷,而陈凯兴致正浓。相形之下,我不管三七二十一,又把第二杯白酒一饮而尽。

陈凯竖起大拇指,说:“好酒量!”这时,黎颂冲过来,说:“他不能喝酒。他的心脏承受不起。”

这一下,陈凯更是来劲,说:“哎呀!徒弟帮师傅;美女救英雄!来,我敬潘老师的学生一杯。”

黎颂委婉拒绝道:“我滴酒不沾。何况这一玻璃杯起码有三四两。会出人命的!你也别喝多了。这样伤身体。”他对整个桌子的客人说:“不好意思,你们继续用。我先带他出去醒醒酒。告辞,告辞。”

黎颂扶着我到了外面的花坛。我的酒劲开始发作。忽然,走过来几个混混,盯着黎颂看,调戏道:“哎呀,美女!别管那个醉汉了,跟我们哥几个一起玩去。”其中一个人伸手去拉她。我有几分清醒,起身拦住。

几个人三下两下把我推倒在地,准备一起上来动手。黎颂见状,立刻趴在我的身上。拳脚雨点般地落在黎松的身上。这时,罗水生的一帮人赶到,收拾得他们跪地求饶。但是,黎颂却为保护我受伤。

经医院拍片诊断,黎颂几处肋骨骨折。这一下事情闹大了。病房人来人往。派出所过来做笔录。混混们在罗水生的威慑下,服服帖帖,认了全部赔偿。黎颂的家人赶来。她父亲说:“你一个弱女子,怎么还挺身而出,救一个男人呢?”

黎颂身上缠着绷带,躺在病床上说:“我愿意。”

翌晨,我在病房里的病床旁醒来,听了黎颂的讲述,心里实在不好受。我给她打水,递给她热毛巾擦脸。她吃着早点,不时地看看我。

我问:“What can I do for you?”

黎颂笑了笑,说:“想对你提个要求。”

我急忙问:“什么要求?”

黎颂诡异地说:“陪我演一场戏。”

我好奇地问:“演什么?”

“演我丈夫。”

我一怔,以为她开玩笑,便问:“演多久?”

“一辈子。”

发布时间:2019-04-19 | 访问量:351次 | 标签:
34.200.222.93
网友评论
人人参与,百家争鸣,审核发布,互动争先